阿美族(Pangcah 或 Amis)分為五個地域群,包括南勢阿美、秀姑巒阿 美、海岸阿美、卑南阿美、恆春阿美。南勢阿美北自新城鄉境的北埔起,往南到壽豐溪止。在台灣歷史七腳川社乃南勢阿美族中最大的聚落,長期活躍在奇 萊平原,其勢力強大,南勢其他阿美族聚落,咸認為該社是奇萊平原上最強悍的一社。

七腳川社原居於今吉安鄉福興村以西之三軍公墓下方山麓,七腳川社 人初遷於此,見該地盛產柴薪(Cikasoyay),故七腳川社稱之為 Cikasuan。

七腳川社在臺灣歷史紀錄中,早自十七世紀荷西時期,即被紀錄在文獻 上,是長期活躍在台灣東部奇萊平原一個很重要的部落。從過去的歷史論述可以瞭解七腳川社與統治者之間的關係良好,清朝時期七腳川社曾協助清廷打贏 加禮宛社,相當受到清朝的重視。日本統治初期依然如此,日本統治初期看重七腳川社在奇萊平原的影響力,用以對付山區強悍的太魯閣群,以阻遏其南下時所造成的治安上的問題。然而明治四十一年(1908),因七腳川社於維李隘勇線服勤的隘勇脫逃,演成日本當局將七腳川社滅社奪地之事件。

日軍治台之後在臺東登陸,統治南勢阿美諸社。

明治三十四年(1901)十月 於七腳川社設置警察派出所,藉警力統御社人,日人利用七腳川社與太魯 閣群瓜葛甚深,多徵募七腳川社眾為軍夫。

明治三十九年(1906),維李事件平定,次年,日人為封鎖太魯閣群突襲,自娑婆礑經加禮宛、北埔而至海,連為隘勇線,此線謂之「北埔隘勇線」,並徵用七腳川社壯丁數十名,編為隘勇。

明治四十一年(1908)12 月,因勞役不公和薪資問題,七腳川社隘勇十九人逃避勞役潛入山區,日人藉口七腳川社、巴托蘭社(Btulan)和木瓜群(Vaguai)抗日,發動大批軍警圍剿,此一事件直至大正三年(1914)才告平息。過程中,七腳川社遭到滅社,所有住民被遷往他處。(林素珍、陳耀芳-七腳川(Cikasuan)人歷史意識之探討 ─以日治時期七腳川事件為例)

 

目前居住於山下部落的七腳川社後裔表示,他們的祖先便是因為七腳川事件而從祖居地遷往他處。

山下部落(Ci Alupalan)於日治時期時,靠山邊是一個靶場,其他是學校用地,後來學校開放土地供人民開墾。

民國10-20年間,部分家戶因找尋耕作地遷徙,而來到山下部落。

民國32年7月17日因颱風山洪暴發,砂石大瀉,原居池南、重光部落的七腳川社族人,因家園被沖毀,故向南找尋適合之農地與居住地點,後來選定平和、光榮、三文路、三農場、壽農及山下部落居住。

 

相傳七腳川事件(西元1908年)發生前,七腳川社即有部分族人前往壽豐地區開墾種植至遠可達現今溪口村一帶。

西元1908年祖居七腳川社(現今花蓮縣吉安鄉境以西)的阿美族人,因與日本警察發生衝突,導致日本軍警大規模砲轟、鎮壓掃蕩七腳川社族人,致使七腳川社族人被迫遷徙、流離失所。史稱七腳川事件。事件之後,大部分族人則被日本政府安排集體遷移、定居,遠離故地。

第一次被遷移的地點如下:

第1次

  文獻記載中早在民國20至30年間,Ci Alopalan附近一帶已有阿美族人、客家人及漢人在此開墾並居住於此。

據部落長者敘述:人口遷移最多時,大約是民國34年,有三次的颱風來襲,造成池南村的荖溪河道上游被吹倒的大樹擋住,最後形成洪水暴發,使得居住池南、荖溪等部落族人的家園遭沖毀、農田流失,因而被迫再次遷徙。

第二次被遷移的地點如下:

第2次

至於族人第三次的遷徙原因則多是因為耕作地不足,而再次遷移。

第三次被遷移的地點如下:

第3次